2019
05-02

读者分享||浪漫与前进的赞歌—读《红豆》有感

浪漫与前进的赞歌

—读《红豆》有感

书名 红 豆 作者 宗 璞 索书号 I247.5/*2938 装帧 平装

作为一部建国初三十年的文学作品,《红豆》以其细腻的心理共鸣,体察入微的情感感知,带有悲悯眼光的儒家普世的现实观照等方面,冲破了“革命加恋爱”的固化叙事模式,而是真正站在人性角度体悟人的情感。

“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响亮口号,在宗璞的《红豆》中哑然失声。

双重叙事线索不仅使文本故事走向清晰明了,而且在这种双重线索之下,人物性格矛盾激进,典型意义塑造更为突出。作为“小鸟”的江玫在与齐虹的恋爱中活泼热烈,真挚浓郁。浪漫的抒情笔调感染了人物情绪。一方面浪漫的罗曼蒂克娓娓叙来,人情人性中最真挚的感情在文本中展现。另一方面,政治矛盾斗争不断激化,好友被捕,母亲病重等一系列事件使原本带有悲悯眼光的个人情绪不断深化发展。这种演变成为为大众人民解放自由而放弃自身浪漫情愫的坚定共产主义者。而这种情感发展的线索,在叙事中时时流露出来,或隐或显。德国哈贝马斯提出了交往行为理论,他认为,将文学艺术视为一种交往和对话,两个具有语言和行为能力的主体都可以用符号语言作为中介达成一种对话关系,构建平等关系。一方面,作为主观塑造的典型环境其本身带有虚构性和刻意性,另一方面也跳出文本肯定了阅读赏阅主体自身的主观创造性。小说篇幅较短,在构建文本世界时不可避免余留大量文本空白。

在明晰故事大致情节走向后,读者“在浪漫中前进,在前进中浪漫”的情节氛围营造下展开合理的想象填补文本剩余内容意义的空白,丰富文本内蕴和主要必要内容增补。

坚固与消融此起彼伏,浪漫与前进依存共生。在叙事安排上,每个阶段的偏重点都为不同时期人物性格发展奠定基础和发展依据。其发展最终结局也在一方坚固一方不断消融中慢慢定型,从而在循序的典型人物发展中深化内涵和赞歌吟唱。恋人相爱,你侬我侬,革命意识处于萌发自觉时期。女性恋爱浪漫热烈,此时个人浪漫占据主导地位。参与革命,体验革命,感受革命热情和自我生命价值的实现。但另一方面仍然怕爱人不高兴而瞒着活动。此时浪漫爱情与革命前进,矛盾对立激烈冲突,促进思想生深化。母亲病重,父死因彰,恋人观念的不可调和使生命的天平倾向前进。而最终在抉择的关键,前进,赢得了胜利的砝码,典型人物也在多重不可调和的两难矛盾中成长发展。浪漫让位于革命前进和普世幸福。但在这种矛盾对立之中,作者仍然给予了浪漫一方空间。齐虹最后的放手是给江玫最后的浪漫。在两者强烈爱与怨的关系中,浪漫与前进带有一丝悲怆意味。

浪漫的温情和前进中普世悲悯的人文关怀,也在文本中彰显。江玫作为典型人物活动时,时刻处于家庭,朋友,恋人的深切关怀和热爱之中。纯真自由的天性让人怜爱,在这种温情叙事中浪漫如影随形。无论是萌发期个人的怜爱之心,还是坚定的革命者以一种宽广无私的儒家仁爱关照人民大众,激励自身革命前进和革命斗争,其本身就带有浓郁的人文关怀。另一方面在挣脱“革命加恋爱”的籓篱叙事而转向人本身的人性情感,真实描摹,也散发着对人的人性关照。

把时间交给阅读

投稿:冯明肖(文学院)

编辑/排版:刘海宏

审核:李旭 杨青

上一篇:红豆集团工会以“四有”特色培育产业工人
下一篇:我家红豆从来不熬粥喝,巧妙搭配“它”,出锅馋的流口水!